纪九言

浅爱如苍狗

【多CP】零散事物

#文前预警!双性转!双性转!!双性转!!!注意避雷!#

#日常小段子,ooc有,私设有,勿上升#

#本文涉及CP:堂良、金东、祥林、贤梅#

#看来我有希望成为日更写手#

【堂良】上班族堂X放假学生良

孟鹤堂下班回家的时候周九良正在厨房做饭,她靠着鞋柜甩掉折磨了自己一天的高跟鞋,手提包随手扔在了沙发上,趿拉着拖鞋就飘进了厨房。

从身后环住正在洗菜的小人儿,借着身高差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小孩儿身上的奶香味冲淡了在鼻腔中打转了一天的脂粉气。

“宝贝,今天吃什么?”

“自己看。”周九良依然是语气淡淡地回话,可是孟鹤堂却敏锐地捕捉到她声音中和平时不同的鼻音。

把小孩儿转了个身,才发现她的眼眶红红的,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一副马上就要掉金豆豆的样子。

“怎么了宝贝,谁惹你不高兴了?”周九良一要哭可给孟鹤堂心疼坏了。

“没啊......我这不是弄洋葱么,太辣眼睛了......”周九良一边说一边吸了吸鼻子,面前是一盆刚掰成小块的洋葱,她抬手想蹭蹭鼻子,被孟鹤堂一把抓住了手。

“诶你别碰啊,我都沾上手了你就别了。”周九良着急地想把手抽出来,一着急小奶音又冒出来。

孟鹤堂把她推到洗手池去洗手,自己系上围裙开始处理剩下的食材。

“会让你流泪的东西,别去看它就行了。”她的旗袍还没来得及脱下来,和围裙配在一起有种迥异的混搭,像不染风尘的仙儿一下子坠入了人间的烟火气,庸俗了很多,也真实了很多。

她冲周九良眨了眨眼睛,得意的表情把周九良看笑了。

“可是我今天打算做罗宋汤啊,您会吗?”

“嗨,这有啥,姐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周九良洗了手笑着摇了摇头也跟着又钻进了厨房,她的围裙上有一只小白兔,和孟鹤堂围裙上的胡萝卜搭起来倒也像个童话。

她凑到孟鹤堂身边,用脸蹭蹭她的手臂,“那要是有天你让我流泪了呢,我也不去看你么?”

“那可不行。”孟鹤堂把处理完的食材码好,擦掉手上的水珠。

她伸手捏住周九良的小脸,凑近了跟她鼻尖抵着鼻尖。

“要是有那天,你可得好好看看我。一定是哪个坏人假扮了我的样子,想把我的周宝宝拐走。”

“什么理都是你的。快做饭快做饭,八点都吃不上啦。”

周九良转过身,小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她的身后孟鹤堂抿嘴笑出了声,万般柔情尽数揉进了清澈的眼眸。

 

 

【金东】医生金X不良少女东

李鹤东又一次带着一身伤穿过狭窄逼仄的巷口,她靠着墙喘着粗气,街旁闪着光的招牌把纸醉金迷的光洒在她身上,连带着生活的苦涩和艰难。

她按着手臂上的伤口,叹了一口气,拉低了鸭舌帽的帽檐,低头闪进了一家私人诊所。

听到门上的风铃响的时候,谢金正坐在椅子上写病历,抬头看到她进来,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起身迎了上去。

李鹤东一进门就习惯性地瘫倒在沙发上,等谢金习以为常地拿着医药箱过来替自己处理伤口。

谢金把人扶起来,让她靠着抱枕,伸手把她的帽子摘了。眼前的女孩剪得一头男孩子气的短发,此时已经看不出造型,脸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贴了一个形同虚设的创口贴在止血。

她小心地把创口贴揭下来,拿棉签蘸了碘酒小心地给女孩消毒。小豹子一样的少女抿着嘴皱着眉,被药水沙得痛到了也只是稍微地闪躲了一下,没有吭声。

“说说吧,这次谁又惹你了?”

李鹤东还是犟着没说话。谢金靠近自己时的鼻息喷在脸上,敏感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起来,她觉得谢金像是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低语,自己则是落在她网中的猎物,无处可逃。

她一下子绷直了身体。

谢金拍拍她的手让她放松一点。

“他们说你的闲话。”过了半晌李鹤东才小声地开口。

“那就让他们说呗。”

“不行!”小豹子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激动地一下子抬起头,牵动伤口时不由得倒吸一声。

谢金的长发落在胸前,白大褂金丝眼镜,细长的腿,过于高挑的身材配上一双平底鞋。她是第一个给自己疗伤的人,她那么好,谁也不能说她。

李鹤东认真的样子逗笑了谢金,她低头亲了亲小豹子的嘴唇,眼前的人更是一瞬间变得僵硬。

“下次别跟那些废物动手,我亲自解决。”

 

 

【祥林】大学教师祥X大三学生林

正午的太阳把墙壁晒得发白,楼外看不见几个走动的学生。临湖的教师楼四层,空调开到18度的休息室里,郭麒麟荡着腿坐在桌子上舔着甜筒。

“诶老阎,今晚吃啥啊?”

阎鹤祥头也不抬地改着教案,伸手拍了下她的腿。“好好吃东西,别晃。”

“啧啧啧,老阎你比我妈管我还多。”

“因为我是你老师。”

“哟,现在想起是我老师了,昨天晚上是谁......”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本正经的人民教师从桌子上拉下来按着坐在腿上,隔着一层短裙依然能感觉到穿过丝袜传来的阎鹤祥的体温。

郭麒麟笑嘻嘻地在她怀里蹭了蹭,举着冰激凌递到阎鹤祥嘴边,“阎老师,吃么?”

阎鹤祥握住她的手腕,没去吃甜筒反倒咬上了她一开一合的小嘴,一本正经的人民教师仗着经验丰富很快就把小孩儿亲得小脸通红。

小孩儿的左手抵在她的胸口,右手举着的冰激凌化了的水顺着胳膊流下去,黏黏糊糊,如同这个季节的恋爱。

 

“为人师表啊,阎鹤祥。”郭麒麟气还没喘匀,佯装生气地横了阎鹤祥一眼,任由她拿着湿巾擦自己手臂上的糖水。

“当然为人师表了,你那结课论文我可是认真地批改了呢。”

郭麒麟听了这句话感觉头皮发麻,自己压死线搞出来的四不像论文本来就是冲着蒙混过关去的,没想到正撞枪口。

“怎么样,要不给你妈也欣赏欣赏?”

“别呀阎老师~好老师~”郭麒麟三十六计撒娇为上,“今晚我去您家还不行嘛~”

计划通阎鹤祥满意地勾了勾嘴角,书桌的角落里写着郭麒麟名字的结课论文被打上了个鲜红的合格。

 

 

【贤梅】富家小姐贤X自由画家梅

梅九亮在本月第三次接到画廊老板的电话时暴躁地踹开了秦霄贤的家门。

秦霄贤正坐在化妆桌前涂着口红,听到门口传来的巨响吓得一下子在脸上留了滑稽的一笔。她眨了眨眼睛,放下手中的cpb310,抽出一张卸妆巾擦脸。

“怎么了小梅?”

梅九亮进来的同时就瞥到了墙上挂着的自己的画,翻了个白眼问她:“秦大小姐您又去买画了?”

“没啊,我让管家去买的。”

“谁问你是不是亲自去的了!”

“那你问啥?”秦霄贤重新对着镜子涂好了口红,整整小裙子站起来,凑到梅九亮面前笑嘻嘻地问:“怎么样小梅,好看么?”

梅九亮把她的脸推开,好看个头。她只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我问你,你又不懂画,你买它干嘛?”

“好看啊。”秦霄贤觉得这个问题很没有价值,“只要是你画的,都好看。”

梅九亮哑口无言,她觉得人傻钱多这几个字简直就是秦霄贤的小名。

 

长乐路105号,梅九亮的工作室。

她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皮上买了一间房子,改造成了画室。门牌号她特地选的,是秦霄贤的生日。

一身洋装的秦大小姐端着小茶杯坐在她的木质小板凳上看着她画画,怎么看怎么不搭。

梅九亮放下画笔,把一张形同票券样的纸递给她。上面写着“抵用券”三个字。

秦霄贤看着她表示不解。

“以后你别买画了,想要什么我给你画。”她偏过头,眼神别扭地落在别处。“不要钱。”

“期限呢?”

“一辈子。“

 

 

 

————————————

我大概是疯球了。顶锅跑。

流水账废话多就是我。各位看官随便看看千万别较真!较真我也打不过你!

谢谢大家,鞠躬。

 

评论(24)

热度(85)